跌入繁花碎梦

恋爱和战斗,都要勇往直前

好了考完了我要填坑惹!!(转圈)

浪天浪地期末受x略病娇黑化学习攻,好了我没有耻度了期末杀我

“你为什么……总是看不到我呢……那就……打断你出去社交的腿,摔碎占据你视线的手机,用不断的拒绝挑拨你的朋友和女朋友,让你只看着我,就好了。”

——by学习

“……喂学习你清醒一点你这样我是不会爱你的啊啊啊!”

——by期末

“听说2班的期末跟3班的期中好上了!”“嗨!真的假的?3班班花啊!我看学习那小子不是挺喜欢他们班的海底捞吗?”“哪能啊!海底捞跟肯德基是一对好吧。不过我之前也以为学习喜欢的是别人来着,就那个,1班,靠窗坐学习旁边的,叫什么来……”“联盟!”“对对,就她,嘿嘿,那姑娘也挺漂亮……”

走廊上几个男生大声聊着一起开黑的朋友的八卦,大大咧咧地路过1班去放水。靠在窗边的学习一言不发地听完了全程,默默记下这几个人的名字。教学楼的太阳高度没计算好,太阳贴着窗盖儿刺进来,在书桌上投下明晃晃的影子。学习看了看时间,那个人快来了,又随手捞了一本书翻开,状似若无其事地刷起题来。


每周二的课间大休息期末都要来1班找联盟一起去教学楼下面的小篮球场打球,火力旺盛的年轻人总是有发泄不完的精力,人缘特别好的期末更是经常有各种约会:嘻嘻哈哈的打闹,玩到凌晨的网游,隔三岔五的团建。联盟还跟别人吹逼:期末划船不用浆,全靠浪。

今天期末过来的时候联盟罕见的不在,只有他那个一向沉默的资优生同桌学习在。期末挠挠头,有点想问问对方知不知道联盟去哪儿了,不过又有点不敢跟他搭话。这种学霸看着就跟他不是一类人,期末有点犯怂,想着要不还是在联盟班外面等着好了。


吹了声口哨,引来1班认识他的学生的笑骂,期末抱着篮球就打算从后门出去——这时联盟的那个学神同桌伸了只手拦住了他:“你是要找联盟吗?”

大概是常年不见阳光,面前的手腕苍白,但是覆着一层薄薄的肌肉。声音很好听,期末想,然后他就莫名其妙地停下来了,磕磕绊绊地回答:“啊…嗯,我来找他打球。”

“哦。”学习点点头,“那你要不要坐着等他?”学习的声音很轻,语气有点示好的意味,期末莫名觉得对方有点紧张。


也不知道为什么,学习没用什么强烈的语气,但他就是本能地不想让对方失望。期末顺着对方的话把手里的篮球抛了个花,老老实实坐在期末的旁边。

“哇,你现在都开始看11单元的题了。”期末扫了一眼对方的书,立刻惊讶道。他虽然喜欢玩,但也知道课程进度还没上到学习现在做的题目这里。

学习抿嘴笑了笑:“我前面复习完了,顺便看看后面的题目。”说完,又仿佛不经意问他:“你呢?复习到哪里了?”

期末老老实实地回答:“我没你厉害,就还是上次期中给我补课的那些……第3单元吧我记着,差不多。”他本来就自来熟,此刻又忍不住动手动脚:“哎快考试了,你这个资料借给我看一下名字,我买了来预习好了。”


学习的眼神暗了暗,手按在他乱翻书页的手背上:“要考试了,你女朋友期中不给你再补一补?”期末手没抽出来,也随他去了,懒洋洋地:“没啊,我还要跟联盟海底捞他们出去玩,哪有这么多时间跟她补课啊。而且,”

他神神秘秘地凑近学习的耳朵,自以为很小心地告诉他:“不知道为啥,上次第3单元考完后我就不太喜欢她了,可能也快分手了。这种情况不能再跟对方联系太密切”。他坐直身子,从学习那抽出手,摇头晃脑地:“你不懂。”

学习看着他抽出的手,对着他笑了一下。期末恍惚地想:学习好像不仅皮肤白,头发都比别人黑一点,笑起来比期中好像还要好看一点……就是不太喜欢笑,可惜了……他还在发呆走神,学习突然凑近,两只手臂自然地架在他脖子上,声音低沉暧昧:“腻了啊?期中是挺没劲儿的……那你要不要干脆换一个对象?找个能帮你好好准备考试的……男朋友?我可比她……有趣多了。”


……………………………………………………………………………눈_눈请来个男朋友让我的眼里只有学习

顺带一提联盟不见了是因为校园网跟电信私奔了下载不了更新包


再来一篇……^<*%&#@>!!血锈味儿的高傲殿下Ax牛奶味儿装B但是上进的伪装身份美貌O

东卫是月亮国最美的Omega。

他一出生在玛格丽特这个古老优雅的家族,天上就升起了皎洁的月亮,沁人心脾的蔷薇香笼罩城堡。为他祝祷的家族祭司侧身微微向家族年长的女主人玛塔伯爵行礼,预言这个已经绵延数千年的Omega家族将会因着这个孩子再次兴盛。


玛格丽特不是传统的教养O娴淑知礼顺从A的家族,他们绵延至今,正是因为不同于其他家族、对O严格独立的培养方式。家族祭司的话言犹在耳,玛塔大公尤其重视这个外孙,读书射箭剑术各种教养都亲自过问。东卫年纪尚小就非同寻常的聪慧美丽,并且对军事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在他十六岁这年,按照玛格丽特家族的惯例年满十六周岁的Omega都要外出读书,以更好地了解国家社会。

于是东卫十六岁这年,脱下繁冗华丽的礼服,伪装成一名牛奶味的普通Beta,隐瞒性别和家族来到了格尔塔森图军校,一所由月亮国和太阳国共同建设的国际军事学校。


在这个Alpha遍地走的军事学校,O装B要付出的代价是难以想象的。尽管经过多年严格的教育,东卫的体力和素质也远远追不上那群精力旺盛的A们。第一次入学考试,他就在机甲课和精神课垫了底。

格尔塔森图学校是封闭式教学,学生多是从初级班一路读到高级班。像东卫这样美貌惊人却家世平平的Beta临时插进高级班非常少见。等到成绩公布,班上原本还以为他很厉害的观察者也都认清楚:不过是个走后门进来的普通人罢了。


嘲讽的声音时有起落,这群养尊处优的A根本不懂得尊重和收敛。东卫一个人在他乡,有时候在习武场练到很晚,就会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对着月亮发呆。

班里不喜欢他的人很多,多是太阳国的学生。其中有个最看他不顺眼的Aphla,伏芮阳。他是太阳国的储君,也是天生的将才,据说十岁他的精神力就已达到了S级,甚至连信息素都是冷厉的血腥味。

班里太阳国籍的A们虽然常常因为家族的原因各自为政,但对伏芮阳,倒是出奇的追随听从。这个强大的A,也将是他们以后在政局,在疆场,在王国毕生效忠的对象。因此伏殿下讨厌他,他的追随者也就不喜欢他。


平心而论,对于这么强大的A,十六岁才从满是O的城堡出来见世面的东卫是很有些崇拜对方的。尤其对方是他最喜欢的军理课天才,可以说是东卫见过同年龄甚至不仅限于年龄最厉害的人。是一种无法克制的、无法熄灭的、对于学霸的尊重和敬意。

然而这么厉害的人心眼却着实有点小。伏殿下其实相当针对他

第一次出榜的时候,平时惜字如金的伏殿下特地到他面前,冷冷地嘲讽他拉低了这个班级的水平。

“你这个水平再努力也将将只能够着A的边缘,还是老老实实当自己的B吧!”,东卫觉得,当时高贵淡漠的伏殿下看上去非常生气的样子。

在东卫薄弱的机甲课和精神力课程,只要东卫一出错,就一定能看到对方瞥过来的目光。在对方略有嘲讽的眼光注视下,东卫往往越做越乱,出错得更彻底。

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吗?中午坐在一食堂扒饭的时候,东卫大脑放空地瞎想:弱即原罪?


军校不是没有O班,东卫清楚,只要他脱去这层装B的外衣,凭他的美貌和强大的娘家,一定会比现在好过很多。A们的世界远比O圈地嬉戏的城堡残酷,他们只承认和臣服于实力。


但是也精彩得多。

如果他只是一个会插花、懂绘画、可以聊聊音乐和艺术的贵族O,成年后最好的归宿就是嫁给一位也很优秀的贵族A,为对方的仕途提供家族势力,安安分分地在夫家相夫教子。但是如果他是玛格丽特家受过严格教育的O,在性别歧视远不如太阳国鲜明的月亮国,也许他还可以走上仕途,用自己的才华谋得不囿于性别的、属于自己的独立的人生。

自由令人贪心。

东卫重新进入机甲,空无一人的习武场上继续练习。


伏芮阳最近心情非常不好。

这学期他们班新转进来一个B,个头小小的,皮肤很白,比他见过的最漂亮的O还要美。阳光下看清对方脸的一瞬,他清楚地听见自己胸腔的心跳声。

跟人说话永远温声细语,让人恨不得永远把他挡在身后护着宠着,明明是个B,却偏偏来了这个以残酷和高强度闻名的A班。第一次看到对方的成绩后他几乎气笑,这种成绩还来这种地方,是怕吃不够苦头是吗?

他几乎一眼断定,对方是大家里养出来的B。虽然档案上的家世非常普通,但看上去就是没吃过苦的样子。

高傲的储君殿下难得为谁注目,上课时时刻紧张着他出错,担心他受伤;从不看的榜单现在一发就假装云淡风轻地路过,寻找那个名字;他成绩不理想喜欢在习武场加练,他也知道。说服了监管室值班的老师,对方小巧的银色机甲在月光下跳跃,他就在附近的监管室边批文书边看着他。

他努力关心着对方,却又不想承认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一无是处的B。每次和东卫说话,都故意冷淡严厉,希望对方能早日转到B班,对自己的小胳膊小腿负责。那里更宽松、对一个B更包容温和。然而对方总是避着他,虽然常常会关注他的成绩,但只要见面,对方总是礼貌地笑笑就走开,从不搭讪,像是不打扰他一样。


…………………………………………………我是假装伏殿下华丽口味的分割线………………………………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这一篇也是那个根据名字测ABO属性和气味儿的游戏衍生的恶趣味同学同人文→_→(你看看这个敷衍的月亮国太阳国)老规矩,用了化名,想知道原名的可以留评我就卖!他!们!%@<^*#&>&

然后我是偶然翻到这篇的,我有点点想看结局然而懒,如果有人也想看我就咬咬牙期末过去写结局


这……눈_눈是写给室友玩的ABO同人文……可鬼畜了慎入(泥土味儿Ax巧克力味O)

周鸦是太阳国最有钱的财团的CEO。

他有着修长的身材、俊美深邃的容貌和极其灵敏的商业嗅觉,举手投足尽是强A典范。

但是他已经年近30,却还没有恋爱。


原因无他,因为堂堂财团董事、有钱任性如他——太土了。

周鸦早年专注事业,甫一从学校毕业就投身商场。在短短十年建立起如此庞大的帝国,他根本没心思,也没时间关注自身形象。他的生活助理又是个丝毫不懂审美的B,仗着周鸦绝妙的身材和脸给他乱穿衣服,周一蓝衬衫红领带周二红衬衫蓝领带周三绿裤子黑皮鞋周四黑裤子绿皮鞋……甚至为了搭配周鸦泥土味儿的信息素,常年给他准备芹菜菠菜韭菜味儿的香水……

总之因为完全不会穿衣和完全不懂审美,周鸦老树开花一般难得的几场暧昧都无疾而终。


眼见这么优秀的年轻总裁快到而立之年还没有过感情经历,公司终于有人看不下去,婉转地提醒了周鸦换个生活助理。

提醒的是公司今年新招的实习生,一个常年爱穿米色雪纺的小姑娘O,平时负责公司高层的茶水文秘,和这个传闻中俊美强大的A有过接触。不知道为什么,相比较其他同事或上司,他们公司的这个年轻总裁好像比较喜欢接受她的建议。


“嗯?”强大的年轻总裁微微眯起眼,意味不明地盯着因为冒昧提出建议而忐忑不安的小姑娘。霸气地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

被浓郁的泥土味儿包裹着,丁巧巧吓得快哭出来了。A的威压不是她这种弱小的O能够承受的,她开始后悔越级向这位表面对她还算温和的总裁提建议了。

她哆哆嗦嗦地把话说完:“就是……为了您和公司的形象着想……希望您可以考虑……更慎重地选择衣物……”

说完这段话,丁巧巧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啊!今天释放出信息素的总裁好可怕!她只是个甜美的没见过世面的巧克力Omega……但是总裁这样又好man……

周鸦稍稍后靠,坐在两米宽的老板椅上华丽地旋转了1080度,微眯着眼看她。丁巧巧有些慌乱地把头低下,生怕被眼前这个强大的A看透了心思。


周鸦玩味儿地看了垂着头、散发着致命甜香的她许久:女人,信息素的颜色和我的几乎一样,气味儿却该死的甜美,还敢来我的公司工作。

“呵,你在玩火。“

丁巧巧不敢置信地抬起头:”您…您说什么?”这总裁怕不是个傻的吧??

周鸦坐在气派昂贵的真皮椅子上,居高临下地对她说:“决定了,原本的生活助理调到人事部。现在,就由你来负责我的日常起居。”

看着面前小姑娘不敢置信的眼泪,和Omega激动时难以抑制的甜香,周鸦也微微地笑了,女人,我允许你接近我。


…………………………………………………………我是2019第1篇文的华丽分割线………………………………………눈_눈눈_눈눈_눈

前一阵子很火的那个根据名字测ABO属性和气味的游戏,然后根据这个大概衍生了几篇伪•同人文。保险起见我用了化名但是!如果有人想知道原名可以留评我哈哈哈哈——告诉你。下一篇也是衍生同人哦


我给你写个故事吧

评论区永远get不到的笑点……笑什么啊……

残疾暗香大总攻X蜜语甜言小师傅……忘了发上来……好几个月了都……

五月“学宝宝,树新风”活动正如火如荼地举行。

                                             ————《大明官方娱乐通报》

戒嗔打小是个不肯吃亏的性子。
师门中数他年纪小,入门又晚,满山直男师兄没有不顺着他的。
少林师父大都性情温和体贴,也不知怎么出了个混世魔王。戒嗔长到十五六岁,自认为是个大人了,便常常单独出了山门去厮混。也不知道是怎么学的,明明山上师兄大多言辞淡泊,戒嗔偏惯会花言巧语。一张赛雪欺霜的小脸总是笑眯眯的,把玲珑坊的管事哄得心花怒放,只当他是孩子,连他的小费也不肯要的。

这月江湖又有新传闻,说是玉剑公主为求江南第一美人,授意应天府改了流氓罪的条文框例,男女大防不必过于苛刻,身距一尺、当街触碰拥抱均计入正常交往行为。玉剑公主甚至还得了皇上的同意,联合薛家庄那个看他弟弟千好百好的豪侠薛衣人联手策划了五月“学宝宝,树新风——和我拥抱吧!”全民比赛。
少侠女侠们大胆地在某处公开场地拥抱并合照,飞鹰发送至应天府“民生所乐兮”文化部信箱,就有机会获得优秀奖,获得精美礼品一份!并且优胜奖获得者可以于指定时间到达云梦汤池,参加更为激烈的真人抱抱比赛决赛。

“玉剑山庄真有钱。”戒嗔翻看大明官府寄给他的优胜奖品,翻来覆去地看。他身边的华山想吹叶哨,正随手揪了个叶子懒懒地在嘴边试音:“优胜奖算什么?不过是给些不能吃不能用的小玩物。你要是得了这比赛的状元奖,玉剑公主给三千两私银做奖励呢!”

时下金陵一间四进的小院子也不过两百多两,少林虽然不像华山那样缺钱,日子却也是很拮据的。戒嗔有点吃惊,觉得这皇家公主果然豪奢。也不知那江南第一美人苏蓉蓉到底是何等人物,直教这年少就敢只身刺杀史boss的巾帼公主如此小心翼翼,又舍弃不下。

他年纪小,心里很费解为情爱伤心伤身。他的华山好友,以往多风流多冷静的一个人,现在常常被道长冷言冷语讲得一个人烦心,再没以前的潇洒劲儿。戒嗔打定主意不上这滚滚红尘的当。这风花雪月与他而言,不过是只能给禅医寮赚外快匀药材用的肥鸭子罢了。
他心里也想要状元奖,于是面上笑眯眯地,向脸红红的身边人打探。听身边华山兴致勃勃地谈论打算和自家武当用什么姿势,玩什么新意,心里自顾自揣摩起来。

戒嗔决定在拥抱人的身份上做文章。
他从小听到大的话本子里有位赫赫有名的挽长刀少侠说的好,江湖里,高手,往往是善于利用政治和舆论的人。
近些日子少林和暗香要组织召开“金陵第一届安保合作峰会”的热度很高。一个热衷保人,一个善于杀人,人民大众对这两个天然对立的门派坐下来共同洽谈未来发展可能的事儿相当热心,江湖邸报上还应民众要求特地开了天机阁专栏,讨论得热火朝天。政府的态度也比较支持的,皇帝都亲自去了趟少林。毕竟暗香这个门派对朝廷实在太苟了。

刺客暗杀这种活,不说辎衣楼、万圣阁这种名震江湖的大势力,私下里的个体户也是相当多的。只要有钱,不管道义逞凶杀人是这个圈子的常态。但是暗香根本不理这种江湖潜规矩。
这个门派全依兰花先生的计划行事,杀的多是有污行的朝堂权贵、江湖势力主之流。如一只看不见的手顺着天下大势游走,又悄悄在关节处出手调整到自己想要的路上。朝廷多年苦不堪言,但暗香这种几乎嚣张的态度也确确实实让很多官员战战兢兢,时刻警醒。

夜里得闲了门派里的弟子就会出来,在江南与兰花先生有交情的茶馆挂个名,佛系接榜。只要不违反规矩,这接的榜和赏金都是不算在门派里的。但除了这个茶馆挂名,暗香弟子平时任你开多高的价钱也不为所动,是江湖杀手界的一股清流。
初立门派的时候暗香没少被同行阴阳怪气地嘲讽过,走了杀手这条路还要兼济天下假慈悲。后来门派声名鹊起,原本被呲之以鼻的原则才渐渐得到江湖人士的重视。暗香弟子严守原则绝不滥杀,但只要出手就必定成功。
所以后来杀手界还兴起了一股暗香风,“”没门没派的小杀手也以像暗香那样有梦想为荣。

江湖鱼龙混杂,势力盘根繁复,很多事情并不是非黑即白。暗香大概是受过世人诘难的缘故,并不把道义正统看得这么重。因此同样是维人卫道,相比少林,同为江湖人隐居过的云梦就和暗香关系好得多。然而现在皇上有意对暗香软化,忠诚于皇党的少林也不能像过去一样打压暗香,该做出点上面希望的姿态出来。

掌握了政治的人总是比不了解时事的愣头青走在前沿。

少林虽然已经主动邀请了暗香洽谈安保会议,但对于两个大派来说,会议牵扯深远,势必进程缓慢,用来做一个破冰的果断姿态,还远远不够。
所以根据政治和舆论,如果现在全民活动的决赛上,少林和暗香公然表现出友好意向,这个由少林第一帅的形象代言人戒嗔引导的拥抱,大概能被记入史册。

戒嗔很有点让人难以忍受的自恋。他坏心肠地想,现在我要抓一只暗香抱抱了,是谁这么幸运呢?

五月,江南梅雨季。
淅淅沥沥的雨声仿佛永远不会断绝,敲打在青石瓦间。戒嗔两天前来到严州,就一直窝在城外的这家客栈没出去过。
玄异师父说过,雨天常使人心神缓慢,神思倦怠,常使人无欲无求,更着己身。戒嗔被湿氤氤的水汽弄得犯了懒,去茶馆抓个愿意合作的暗香的大计也被他犯懒拖到如今。

暗香这个门派,行踪诡秘,而且极善伪装易容,轻易不以真面目示人。平时除非你知道她或他接榜的那家茶馆,否则谁也从暗香门派以外的江湖中找不出他们来。
戒嗔常年在玲珑阁混世,恰巧听一个镖师说过自己年轻护镖时跟着主人家到过那个茶馆外面的事儿。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戒嗔于是借着清剿江南盗墓贼的名头跑了出来。

对面人声鼎沸的茶馆渐渐沉寂下来,往来客三五成群地离开。小秃头放下撑着窗轩的手,窗口和上,屋里登时呈出一片暮气蒙蒙的昏暗来。
金乌飞走,冰轮缓缓现于天空。这茶馆,才将将要真正开张。

十二岁就出任务见过红、大风大浪也难以变色的谷止同学,今天难得有点慌张。
今晚原本她要清清闲闲地在馆里喝杯茶,然后被一个知晓门路的人找到,接一单还算合眼缘的生意。但她刚接到徐师兄的飞信,说是自己今天在严州出任务,晚一点会和兰花先生过来馆里找她。
末了,信尾还让她注意对面客栈一个穿白衣的小和尚。
———————————————————————
所有不曾诉诸于口,都是千缠百绕的深藏已久

不会写漂亮话的我写给漂亮的你,不知道写了什么大概是交待凑活看?

我写得很乱,你凑活着看@二狗

我相当怵于写东西。一是因为我的情绪远远大于情感,纠缠扭曲,凌乱破碎,很难整理成有体系的文字。二是因为我常过分冷静,理智是旁观者到熟人圈给我最多的评价。因此抒情起来,我总得百般刻意。

最开始我们认识就是因为你的文字,格格拿了你圣诞节前的随笔(?),时间记不清了,不过内容尤其最后一段我还记得很清楚。酷得像鲁迅。

在慎邑那个小地方,我们小学居然还是隔壁班同学。虽然我没见过你,不过我也没见过大多数同学。我是那种跟人家拜了结义姐妹却转头忘掉的人,只会愧疚永远学不会珍惜。

就像你说的,有三年我们日日相对,每个有太阳的午后相约吃冰,每个大雨滂沱的下午飙车。无聊的时候用九宫格发垃圾话,约会的时候不过是换个地方宅。

过去一直去,未来一直来。每次我想抓住什么的时候,都只能看到它逃离得愈远。

然后初中毕业,我去外地上学,渺无音讯,再没联系过。

高中的日子很是光怪陆离。我家父上自告奋勇担起了监督我的重任,然后发现他长久幻想中的女儿形象破灭。最开始一周一回家,没多久他就禁止我回家太频繁,一月或者两月一次,要提前电话报备。

高一错过了军训,班里49个人,于是我一个人坐。班主任一边收钱,一边差别对待。我的高一已经在对班主任的抵触而不听他的课中过去,虽然是我最喜欢的物理。

那段时间我除了固定时间跟家里老人有联系,弟弟妹妹或是同学基本都失联。我从来不知道原本我受到夸奖的生活方式在这里是如何不能容忍的行为,为了矫正我的劣根,我被禁止私下联系任何人。禁止回去找任何人。

大概这么过了两年,等我的幻想不再,我发现我已经没有初中及以前的朋友了。

我说过,我不会珍惜。然而愧疚、慌恐然后去补救,却无师自通。

我给你发的第一条短信是什么呢?是祝你节日快乐,还是问你要人设画画?我不记得。我根本没抱希望。一个整两年人间蒸发的人突然出现,想若无其事地假装没分开过,要是我就不定搭理他了。

然后你没有,你真的太温柔了。温柔得让我初中在你和你闺蜜的二人行中横插一杠,温柔到分别很久仍见旧如初。

我常常想,我得怎样幸运,才能总是遇到温柔的人。故人不用白发相逢,少年仍是赤诚以对。

你说你把最不堪的一面给我看,相反的,我却一直在你面前扮乖。我大概是天生冲动然后有缺陷的人,常常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不随着脑洞喧嚣,淹没一切。但是在你面前,我总是收起爪子,老老实实坐下来。

我常常在面无表情地围观自己,灵魂出窍,漠然看着下方交谈得兴高采烈的人。但是遇到动了感情的人,我却只会把人家和我一起拉到烈火燃烧的漩涡。

你要是仔细看,就会发现有狼在装狗。

我曾经对你说过,但估计没说清楚,词语的定义是人类定义的平均值和归纳,但在每个个体身上,你可以定义为不同于普通概念的涵义。

我没有什么固定的脾性,真实于我而言,就是远离心惊肉跳的红布后,在我最喜欢的人面前表现出的样子。
君子说慎独,一个人独处时最能表现出他的品性。但对我而言,一个人时只是冷漠,只有看到你后,才有心脏的跳动和温暖的火光。

最好的朋友在一起也不过如此,雪花舒展冰封的五官,火焰烧得劈啪作响。退让,等待,互相分给地盘,明明是反本能的,却是甘之如饴。

———————————————————————
推荐小伙伴们也给基友or姬友写封情书,这个日子友情的能量仅次于爱情了。祝各位过节愉快,七夕的单身狗都有好运buff,大概

一个看了养成综艺的原创梗,不知道该打什么tag

不知名的小段子
孙小小一直都傻乎乎的。这点在她出道、做了歌手后也没有变。
她明显不适应社交生活,可经纪人给她接了个大型女明星撕逼节目《嗨,星秀》,她也只好硬着头皮上。
这是个国内有名的女歌手养成节目,找了很多像她这样半红不火的小艺人,还有一些节目组请来增加噱头的大歌星。每周五在两个很大的网络视频平台推放,是时下天朝人民最爱的明星撕逼梗主要来源。
人好多啊,孙小小一遍遍站起来给进门的艺人问好,脸都笑僵了。

容钰十五岁成名,凭借父亲势力发行的第一张专辑成了国民歌手。这几年一直不咸不淡地写点单曲,几乎每首曲子都会上华语热歌榜上转一圈。她出歌的速度很快,往往老歌还没刷下来,新歌就窜上去了。最夸张的时候,榜单前十有四首她的歌。
粉丝嗷嗷待哺花式滚键盘请她出专辑,容钰说不行,我没空,我没灵感。
没空的容钰应节目组邀请来到了星秀,粉丝咬着手帕委委屈屈,敢怒不敢言:说好的没时间没精力呢!爱豆愿意上撕逼综艺都不愿意发专辑,蓝瘦,想哭。

钱钟书老先生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个节目十三个一个顶俩的女明星,挤在一个公寓里,搞事效果立竿见影。先是分组时孙小小被分到的三人组嫌弃,花式嘲讽,甚至有人要教她发声。
她在片场外的角落蜷着给经纪人打电话,被劈头盖脸地骂了一波:“你怎么搞得?!还让林素教你唱歌?你知不知道现在网上都在带我们公司艺人没实力的节奏,林素的公关都要乐疯了!”
孙小小慌里慌张想解释,但她越紧张说话越不清楚,经纪人懒得听了,撒火挂了电话,过了一会儿又打回来:“算了,也甭指望你能怼人,这期节目你就老老实实找个大腿抱着……容钰!容钰知道吗?她照顾新人圈里是有名的,你就跟着她,少跟别人接触!”
经纪人大概气糊涂了。孙小小苦恼地想,我可不算新人啊。
虽然脸长得高中生,但其实孙小小已经出道好几年了,比容钰还要大一点。

容钰觉得同组那个叫孙小小的女艺人有点奇怪。怪就怪在……她最近有点缠着自己。
自己早上去海边练声,她就在附近健身;自己吃完饭回房,她也放下碗筷跟着回去;每次换地方录制,自己要住楼上,她一定跟着选楼上的房间;节目组队的时候眼巴巴看她的号码牌……容钰扭过头,过了一会儿看她不在一组就失落得猫儿似的表情,莫名有点心悸。
大歌星傲气惯了,看不得人这副猫吃不到鱼的可怜样,私下找了导演组跟她那组的一个小歌星换了号码。
……然后站在猫儿的旁边,在孙小小惊奇睁大的眼睛里有点脸红。

一场海边歌会录下来,容钰就记住了三个人:周导演,聂摄影,和孙小小。
这不好,她太影响我工作了。大歌星冷静而酷地想,反正节目要结束了,下次她再凑过来,我就离远点走开。

孙小小食髓知味。
她这副性格还能出道,全靠听话。她最开始是听经纪人的话尽可能跟着容钰,到一切有大歌星的地方钻;后来不知怎么的,慢慢就开始听大歌星的话。
大歌星非常照顾人,也很老练。容钰总会把一切都打点好,顺带打点一下她的场助她的摄影她的剪辑,孙小小平白受益许多。现在节目组都习惯了,每次容钰的经纪人七姐一过去,他们就自觉准备两份。
大歌星平时不说话的样子很有疏离感,组里一般没人会去容钰眼前讨嫌。孙小小跟着容钰,终于能落得个清静。孙小小不温不火惯了,不知道眼前这位金字塔尖的尊贵,稍微混熟一点,她就敢像逗公司练习生一样哄容钰开心,大歌星还很吃这一套。
所以当容钰开始疏远她的时候,她几乎是立刻就感觉到了。

这两期节目,节目组上上下下几乎都发现了:容钰跟孙小小明显没那么好了。
虽然容钰走到哪儿孙小小还是跟到哪,但没以前那股黏糊劲儿了。而且只要孙小小说话,容钰就不搭腔。节目组当然希望容钰多表现,久而久之,孙小小又回到之前几乎不开口的状态了。
那次莫名其妙的换队后,容钰后来几期都和孙小小在一队。现在七姐私下还是照常客气地请节目组照顾孙小小,但却不再要求容钰一定要和孙小小一队了。

这期节目孙小小分到了C组,容钰在A组。组员的房间是邻近的,所以排下来,她和容钰的房间正好是走廊两端,离得最远。
林素跟她同组,看出来她和容钰冷冷清清的现状,特地跑到她门口,很憋了一口气嘲讽她。孙小小面无表情,松手“砰”的一声把房间门关上,留她一个在门外阴阳怪气。

她趴在床上玩手机,被子居然有点霉味。一般酒店走廊最里的房间都说风水不太好,节目组其实也没必要非定这一间,但图省事,就定了整一层楼。
节目播出后孙小小突如其来地涨了两百万粉,都是容钰和她的CP粉,也有容钰的纯粉过来爬墙的,因为容钰自己不爱发微博,却经常跑到她微博下点评她。前两期节目播出到现在,有不少西皮粉都在她微博下面哭:
“怎么回事又没同组?!万年同组王容秀秀呢??“
“哇,凉了凉了,小小跟石头讲话石头根本不理她,我嗑的第一对真人西皮啊——”
“一点都不甜,我胖虎看了都说不好。”
还有很敏锐察觉到气氛的容钰粉:
“嗯?我怎么觉得容石头有点躲着这个孙小小呢?他们是有什么矛盾了吗?“
“节目播出的时候为了节目效果,石头当然按剧本跟谁谁走得近;现在节目都要结束了嘛,拉回距离正常的,毕竟相差那么大,大家理智点。“
…………

孙小小莫名地,有点想哭。她趴在有点潮湿的被子上,准备趁没节目抒发一下莫名其妙的情绪。
然后,房间一片黑暗。

她屋里的房卡槽坏了,取不了电和水,他们节目组定的是最后几间房,刚好够用。孙小小没空悲伤了,拎个包跟导演组去C组其他房间找愿意收留她的女明星。
C组另外两个女星倒是不介意跟她凑活一晚上,但林素在那里盯着,她们更不愿意得罪林素。再多好话也没用,要是孙小小和容钰还好着,哪里需要自己一个个敲门问。
节目组只好又去敲B组的门。孙小小抱着包在走廊站着,对着容钰的房间门出神。
她确实一直有点不灵光,和别人说话的时候总是不够有趣,做节目的时候也不够放得开。粉丝寥寥,朋友寥寥,慢吞吞但是认真努力地过日子。她也没遇上容钰这样的人,明明又聪明又大气,却从来不会嫌弃她。表面看起来又傲气又冷清,实际和她的粉丝都是很好很体贴的人。即使闲聊的时候也会很认真地看着她,仿佛她说的语无伦次的话很重要一样。
她甚至很感谢经纪人当时的命令了,不然以她的性格,没有人推着肯定不会接近陌生人,现在也不会和容钰相处得这么好了。和容钰什时候,她每次来录节目都很期待。结果现在节目要录完了,人家也不用跟她相处了,客客气气不动声色地拉开距离。

孙小小愣愣地看着导演跟满脸不耐烦的女星沟通,终于后知后觉地感到了抱歉,颠了颠怀里的包就跟导演沟通:“我还是回去……””过来我这睡。”
孙小小惊愕地转过头,容钰把房间门开了。她看起来刚洗完澡,穿着自带的藏蓝色浴袍,眼睛深睫毛长,头发还湿漉漉的,像个妖精一样。容钰看了她一眼,玉石一样有质感的声音非常冷淡,却很清晰:“进来把门带上。”

容钰录完上期节目就后悔了。她干嘛要疏远孙小小?看看孙小小过得这都什么日子,而且自己也不好受。就算自己不跟孙小小说话,眼睛也总不由自主地盯着她,做事情注意力还不如以前,写歌倒是比以前流畅,可几乎每句调她都能想到孙小小猫一样跟在她后面。
昨天她刚出席完一场发布会,坐飞机赶过来的时候太晚,导演组已经提前分好了签,她也不能要求此次换签,就只好憋屈地看着节目组把她们分到不同的车里匆匆赶去酒店。

孙小小在浴室洗澡,听到期间容钰又出去了一趟。等她洗完澡出来,容钰平静地告诉她:“马嘉纯和林素是一个公司的,刚才跟你换了号码,去C组了。”孙小小呆了一下,听眼前人又问:”你睡觉乖吗?还是乱翻身?“就下意识地回答:“乖……”
容钰穿着深色浴袍躺在大床上,风景一览无余。她加深了笑容:“乖就好。”
…………我是乖与不乖的分割线

(终于把想写的梗写完了,结尾嘛_(:3」∠❀)_(σ′▽‵)′▽‵)σ)
容钰自己破了自己的记录,年初发行了一张只有六首歌的电子专辑《十厘米的阿尼玛》,六首歌占了华语流行榜的半壁江山。令人意外的是,容钰新专辑的主打歌的是一首合唱,这还是容钰出道后第一首和别人合作的作品,与君尚公司旗下的艺人孙小小共同合作完成。
“小石头“CP超话随着这张专辑的发行炒得更加火热,越来越多的石头老粉混进来,帮西皮粉解读自家爱豆,然后快快乐乐嗑西皮粉带来的自家八百年不发行程消息的爱豆的小料。专辑出的时候,有西皮粉在群里疯狂滴滴老粉石头专辑名什么东西,问完之后集体沉默,两个小时后热搜tag默契地变成了:
石头真的不会被家暴吗?

PS:阿尼玛:男性理想中的女性形象,可以说是先天认知,会一见钟情的那种
家暴梗:专辑名十厘米暗指心仪对象很娇(ai)小。

求一篇文。
受穿越成高官家的纨绔,当时的皇帝暗恋他哥哥,他哥是直的有喜欢的女孩。受虽然gay但其实性子挺不想惹麻烦并不愿意和皇帝有牵扯,然而为了家里和哥哥,就瞒着所有人在他哥娶亲的当晚拦住了黑化的皇帝把自己送上去了。
然后慢慢皇帝喜欢上受了,结果受中了喜欢他的A的蛊。A告诉受只要A活着受就活着,所以受请求皇帝让A完好地回到自己的疆地。经典桥段皇帝当然同意,然后在A双脚刚踏入疆地就暗杀了他……刺激,千里之外的受直接在皇帝面前嗝屁。
然后重生第二世,皇帝有记忆受无,并且莫名想远离攻,还有他聪明的嫂子也同样有记忆,于是阻挠皇帝伤害弟弟。皇帝一开始就努力地……避免悲剧,然而悲剧还是发生了,细节我忘了想看啊啊啊。
然后重生第三世,攻受皆有记忆但都伪装了,嫂子没记忆。攻先掉马不赘述,后来he。
所以有朋友知道这个小说叫吗??????!!!非常非常想看了,越是得不到越想看。谢谢(*°∀°)=3